<listing id="bftxt"></listing><var id="bftxt"><strike id="bftxt"><thead id="bftxt"></thead></strike></var><cite id="bftxt"></cite>
<var id="bftxt"></var>
<var id="bftxt"><video id="bftxt"></video></var><menuitem id="bftxt"></menuitem>
<cite id="bftxt"><span id="bftxt"><var id="bftxt"></var></span></cite>
<cite id="bftxt"></cite>
<var id="bftxt"></var>
<cite id="bftxt"><video id="bftxt"><menuitem id="bftxt"></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bftxt"></cite>
<cite id="bftxt"><video id="bftxt"></video></cite>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际动态 » 正文

他最闪耀的标签,永远是下一个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12  浏览次数:1
核心提示:原标题:他最闪耀的标签,永远是下一个标签时代创制了简易高效的新型分类法,人物可能被简化为“设定”的集
http://www.xiaodiaow.com/shuju/jt7lpf

原标题:他最闪耀的标签,永远是下一个

标签时代创制了简易高效的新型分类法,人物可能被简化为“设定”的集合,也可能因为标签的引人注目而被包装成“行走的品牌”。孙雨澄在从不缺乏“品牌标签”的“空花组”度过了八年时光,观众赠予他们“东直门模特队”、“天生会演”的标识,不过孙雨澄说,自己并不抗拒标签,但——

“我希望被贴五十个以上的标签,就是一个综合体。我不喜欢一个单独的标签;可能这一刻我是喜欢这个标签的,可能第二天也就不喜欢了!

他确实拥有可以如此对待标签的底气。音乐、戏剧、电影、画展……诸多爱好都只是生活的一角;演员、导演、翻译……重重身份也只是名片中的一张。

在赴法国留学以前,戏剧于孙雨澄而言其实并非唯一的、斩钉截铁的选择。他的犹豫源于其他艺术门类的吸引。

音乐曾是最富魅力的选项。他构想过将来也许能拥有自己的乐队,但仍在反复思量后决定成为如今的戏剧演员孙雨澄!澳悴恢滥愕拿嘶岵换嵊肿咭桓鲅,”他坦言说,“我也是偶然地接触到我感兴趣的东西”。

但选择与戏剧并肩前行并不意味着和音乐挥手作别。孙雨澄习惯于用练琴填充日常生活的空隙,音乐成为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同时也是舞台营养的供给源泉!澳艹嵫荨绷钏谝衾志纭冻趿怠贰犊罩谢ㄔ澳鄙卑浮分杏涤胁凰妆硐,乐器实力则成为陪他完成创新冒险的不二功臣——

在充满废托邦气息的疯狂孟式喜剧《太阳和太阳穴》中,孙雨澄扛起电音吉他摇身一变为摇滚乐手,与空花组的其他成员们实力诠释什么叫“不想玩乐队的剧团不是好模特队”,也算是呼应了他在留学前的乐队梦。

“他们唱歌本来就很有天赋,乐感很强”,音乐人张龙庆曾这样评价空花组的演出,“他们让我有一种一群真正搞音乐的人在一起创作的感觉!

学校是孙雨澄最初收获演员情怀的地方。佛洛朗戏剧学院的每一间教室都有一个小剧场,这些小小的“黑匣子”赋予了年轻的演员们以能量,“即使教室里空无一人,只要上面站上去一个演员,那么他的故事就开始了”。直到排演《太阳和太阳穴》时,他依然能敏锐地感知到剧场对演员们的加持,认为富有年代感的剧场会“让演员无形中扩大自己的情怀”。

随空花组一同唱跳弹演的八年中,孙雨澄在《初恋》《空中花园谋杀案》《枪、谎言和玫瑰》《他有两把左轮手枪和黑白相间的眼睛》《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恋爱的犀!贰短艉吞粞ā返染渚缒坷锼茉炝硕喔鲂蜗箦囊斓慕巧,每一个都是不同舞台能量的展现。

作为垂涎空中花园的董事长,他柔声追忆大学年华、高声唱出阴谋算计,为表面风光、实则面临经营;奈比松倚蜗笤黾恿斯⒅、甚至有点委屈的细腻层次;作为涂着夸张妆容的神父,他用狰狞肆意的面部表情给冷笑话台词注入了更厚重的荒诞色彩,以绝佳的感染力和表现力传达黑色幽默。

“我觉得没有最喜欢的角色,我现在只有想看到的角色!钡北晃实阶钕不赌囊桓鼋巧,孙雨澄如是回答,“我喜欢的角色可能要超过我的想象力”。

孙雨澄在与不同角色的接触中磨砺着表演风格,也会主动吸收其他演员引人注目的表演能量!翱吹奖鹑搜萁巧,可能会觉得这个人演得真好,我也要像他那么演;但绝不可能是去演他那个角色,而是说把这个能量吸收过来用在别的地方。更好没有止境!

音乐和戏剧还远不是孙雨澄全部的文艺游乐场。

他喜欢在集中休息的一段时间里看展览、看电影,对他来说,这不仅是触碰他人视野的方式,还是人与艺术品之间的友谊建立过程,“就像找朋友一样,人都是孤独的,艺术品也要找朋友”。

他也像爱撸铁一样把“撸知识”作为日程表里的必备项,常常在微博上分享自己接触的新书——文学名著、社科大作、语言工具书……口味驳杂、不一而足!拔蚁M次业暮⒆游饰艺飧龆魇鞘裁吹氖焙,我哪怕不感兴趣也能告诉他个所以然”。

“人充满劳绩,但却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彼镉瓿卧谥种忠帐趺爬嘀涑┛斓卮┬,如他所说,“生活一定要精彩到时间不够用才好”。

演员并不是孙雨澄进行戏剧冒险的唯一身份,翻译、导演……他的名片累加始终处于进行时状态。

留学经历使孙雨澄能在舞台上将法语作为某种无形的道具,泼洒创造力和表现力。他在《空中花园谋杀案》中用法语点单,冗长的菜名与刻意造作的语调使剧场里充斥着快活的空气;在《枪、谎言和玫瑰》中为法语流行歌“对嘴型”,让送别派对的酒精浓度继续攀升。

但他并不满足于此,通过翻译剧本而让语言“道具”继续物尽其用。2018年,他自行翻译了布莱希特修订一生的作品《巴尔》的法文版,将其改编为话剧《怪梦养成指南》,继《恶棍颂歌》之后第二次以导演虓汉的身份参与了戏剧节。

通过保留激荡年代下年轻人的迷惘与找寻,孙雨澄用奇幻斑斓的故事形式探讨着在当代仍未过时的生活方向命题。他使用非因果逻辑式的结构组织剧本,规避了功能性人物的出现,探究片段式生活的本质。

“整体的戏剧结构都像一首诗,”剧评人这样评价《怪梦养成指南》,“规则和秩序难以催生诗意,梦境和现实的混合交替也许恰恰是诗人的生命力所在!

文艺漫游仍在继续,戏剧冒险永不停歇。2019年,孙雨澄以《茶馆》中的秦二爷一角,在阿维尼翁戏剧节的舞台上卷起风暴,向观众辐射热量。他借由布莱希特的语言陈述人类共通的金钱逻辑,在悲剧性的反抗中被历史的庞然大口吞噬。

而仅仅在这一部话剧中,演员身份也不是孙雨澄唯一的标签。通过承担大蜘蛛段落的剧本翻译,他将自己的声音以另一种形式注入了重述经典文本的过程,《茶馆》原作中一处看似不起眼的舞台说明——“成了精的蜘蛛,遭了雷劈”——被赋予了新的表现力与意涵。

十一月,《茶馆》的巡演版图展开,孙雨澄将以自己的表演参与到对经典与神话的拆解过程之中,带领观众重新解读这个已经不屑于说“实业救国”的权力掌控者,用兼有爆发力与细腻层次的舞台表现展示秦二爷的心理困境与被摧毁的悲剧历程。

如果说单一的标签试图将人固定成某种形状的话,那么孙雨澄则以“多标签综合体”的自我评价表明:他的自我选择永远在继续,而且永不能最终选定。这一次,他将如何在新的舞台上展现出新的自我选择?一切都充满未知而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
 
pc28加拿大群号